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一点资讯体育昊 >

那一场地震已经过去了七年但他们还在抗争

时间:2019-05-28

  

那一场地震已经过去了七年但他们还在抗争

  2014年3月10日,大川小学的19名家长以事前防灾准备不足为由,一纸诉状将市教委和宫城县政府告上了法庭,希望法院调查线亿日元的损害赔偿。

  在仙台地方法院的庭审辩论中,原告方团长今野浩行,厉声将教务主任比作韩国岁月号沉船事故时,那位弃船不顾的船长。如果教务主任选择了坚持救助,牺牲的孩子可能就不会是74人。

  2018年4月12日,地震发生后7年零1个月,宫城县沿岸警方按照惯例继续在海边搜索遗迹。

  当时的市长龟山紘市按照日本人的惯例,弯下身躯,说了一句:没办法,这是天灾的宿命。

  在孩子们刚刚走出学校不久,第一波海啸沿着河口一路奔涌49公里,最终吞没了整个学校,水位高达8.7米。

  在当地行政官的提议下,老师带着孩子们不慌不忙地向河岸走去了,那里有块三角地带地势平坦。

  那一天,学校的老师们并不是没有行动,而是不会行动。如果防灾手册信息完备的话,现场也不会发生混乱。还原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悲剧不再重演,这是我们的的责任。这也会成为孩子们曾经活在这世上的证明。

  那场地震之后,铃木女士辞去了工作,独自开始了漫长的搜索,自己开着挖掘机在学校清理废墟,日复一日,持续寻找女儿的下落,至今一无所获。

  它被称为日本战后最严重的学校管理事故。该学校共有74名学生死于3·11海啸,占全校总人数的7成。与其他遇难学生不同的是,这些孩子是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向了死路。

  此时,全校除却早退请假的学生,共103人,加上11名老师,已经全数在操场集合完毕。

  下午2点46分,班长刚刚喊完“起立”的口令,学生们正准备说“老师再见”时,地震发生了。

  那一次海啸中,大川小学仅有4名学生幸存下来。教务主任成为唯一幸存的教职员。

  当时的校长柏叶照幸因为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下午并不在学校。理论上应该由副校长和教务主任商量拍板,然而他们就下一步该怎么做产生了长久的争执犹豫。

  法院重走当时后山逃生路线日,仙台市高级法院二审再次判定,市教委和县政府存在组织上的过失,学校没有能够正确引导学生避难,命令市·县政府赔偿共计14亿3610万日元,比一审判决还多了1000万。

  位于宫城县石卷市的大川小学正在举行毕业生的欢送会,校园里充满了迎接人生新旅程的期待与祝福。

  大川小学距离最近的河口约3.7公里,当地并没有被海啸袭击过的记录。针对当时预想中99%会发生的宫城县冲大地震,该学校还被指定为海啸避难场所。

  失去孩子的佐藤夫妇曾多次想放弃活着,但一想到孩子卷入的是日本战后最严重的学校管理事故,就决定无论如何,要替孩子讨个公道。

  一度缺席的校长在15号上午,接到教务主任发来的邮件,这是事故后的第一封报告。第二天上午,校长去了市教委做事故报告。等到校长第一次回到学校,已经是震后第六天的17号。

  河北新报提供的现场地图,上方是教务主任建议的后山,右方不远处是其他人提议的河岸三角地带

  老师们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这一次地震并不寻常,在发出趴下的指令后,很快就按照学校避难手册的规定开始组织学生们前往操场集合。

  作为第一手记录,教务主任与幸存学生们之间的证言备忘录已经被废弃,校长也将教务主任的邮件报告删除了。

  是的,7年了,日本警方依然在寻找海啸失踪者,这个习惯每个月的11号前后都会进行,持续了7年。

  教务主任在检查校园时已经预见了海啸的发生,然而最终,没有人听取他的建议。

  2016年10月,宫城县仙台市地方法院一审判定,学校防灾指南中没有提前规划好海啸避难路线,指导无方的市教委也存在职务怠惰,命令当地市政府和宫城县政府赔偿共计14亿2660万日元。

  即便在3·11那场罕见的里氏9.0级特大地震中,日本全国共有351名中小学生死亡,但没有一起死亡报告是因为学校建筑物损毁。

  我们要真相在漫长的抗诉途中,市教委曾多次要求与家长们庭外和解,但都被拒绝。

  决不放弃,决不遗忘二审判决下达后,石卷市和宫城县政府仍然不服,决定上诉到日本最高法院。

  半小时后,有鸣笛的消防车经过学校,传来海啸就要到来的消息。教务主任再次向副校长请示,是不是要去山里避难。依然没有肯定回答。

  判决下达后,市教委和县政府立即决定提起上诉,并坚称海啸的发生是无法预计的。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