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一点资讯河北省 >

崇明话里的“弄”有意思来奥去话伊

时间:2019-08-02

  崇明话里的“弄”,有意思来奥去话伊~ 刚刚学到这个“弄”字的时候,总以为是先人造字的时候 漏掉了一个偏旁,因为崇明话里的“弄”,常常需要用手去实 现,故应该加上一个提手旁。后来翻开《现代汉语词典》 , 才知道是自己知识浅薄,随意想象。因为“弄”字还有一个读 法念(long) ,是小巷、胡同、弄堂的意思。但我们崇明话里 的“弄”常常是读作(nong)的,而且这个字在崇明话里是蛮 普遍的, 也蛮善用的, 动不动就来个“弄”, 甚至常常被从小“弄” 到大。 小辰光,刚刚学会走路,常常会跌跤,父母总是边 扶孩子边问:“弄痛里伐?”再大一点,我们开始顽皮,身上 常常孛相得很脏,这时父母总会说:“看看你,从斯坦福桥之夜说起 巴萨切尔西的那些恩怨情仇,身浪弄来一天 世界,像华华野鬼(读 ji) 。”这大概就是我们最早接触的“弄” 的意义。 后来稍长大了一点, 发现我们崇明话里的这个“弄”字实在是 太伟大了, 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以“弄”一下。 记得那时上小学, 父母每天总是对我说这样一句话:“夜快放学转来弄一篮羊 草。”于是,“弄羊草”成了我们这一代人一件必做的营生。读 初中时,有点懂事了,身浪开始要干净了,为了期望过年的 时候父母能够帮忙“弄”一件新衣裳,天天放学回家“弄夜饭”, 好让父母回家能早点吃夜饭,还望父母能夸上一句。 学校 毕业后,呆在家里,父母总会说:“想法弄点哈营生做做,蹬 了屋里厢哪弄法,长大子看你哈里弄娘子去。”看看,连讨老 婆也叫作“弄娘子”,“弄”字的广度可见一斑。 从小生长在崇 明,在上一辈人的熏陶下,我也经常演绎“弄”字人生。乡下 头每年有农忙,我们碰到熟人总会问:“忙头弄好了伐?”意 思是农忙干完了没有?积蓄了几年的钞票,农家纷纷开始造 楼房,相互间总是会问:“房子弄好了伐?”“弄勒差不多了。” 对方往往也会用“弄”字回答你。人到中年,子女也长大成人 了,遇到多时不见的老熟人常会问起:“儿子工作弄着伐?” 我说:“弄是弄着了,工资不高。”“革么弄得着几钿一只号 头?”“弄不着多少,也就三头四千。”“革么娘子弄着么 啦?”“弄着革嘚。”“弄着崇明人么外头人?”“总算弄着一个崇 明人。”“革么结婚么?”“多时碰勿着你,朝你话小囡也有革 嘚。”“革么弄着小娘(女孩)么侯子(男孩)呀?”“弄着一个 小娘。”“弄着小娘也蛮好。”“一样咯一样咯。”你看看,一段 普普通通的对话,有多少“弄”字贯穿于其中。前几天,邻居 买了一辆汽车,我跑过去劈头就说:“哟,弄子一部车子 啦!”“最近想出去弄一眼生意跑跑。”邻居答。“弄子车子你要 开始忙嘚伐。”“勿忙勿忙,勿像你,弄子小孙女倒真革忙交 关。”“也就是每天弄点伊勒吃吃。”就算邻里搭讪,也免不了 几个“弄”字。 晚上回家,老两口吵嘴也常常“弄来弄去”。我有看书读报的 习惯,老婆常常骂道:“看看你革张床浪,铺天泼地裁是书呀 报纸的, 弄得来像哈样子。 ”我说: “我抓紧弄好伊。 ”“看看你, 年纪勿大了,头发弄来乱糟糟也勿弄弄好,梳牙(胡子)也 勿弄来刮刮干净, 弄得来像个邋遢老头子。 ”我说: “老婆哟, 你看我哈来有工夫弄革两根头发勒梳牙,你就让我定定心心 多看一歇书。”老婆恨道:“一天到夜看书看书,我看你总归 弄勿出哈名堂革嘚。”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