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体育传媒资讯 >

行纳粹礼为什么在德国是高危动作

时间:2019-05-28

  在夏天,中国人喜欢吹嘘青岛的下水道,因为当初德国人的设计,至今仍让青岛受益。每个人都可能从身边找到例证,比如,我家就有一个德国造的烧水壶,已经用了10年。 所以,反对种族主义成为战后欧洲文化最重要的部分,在公共场所,任何种族主义行为都是不允许的,体育赛场上的种族主义倾向都会受到严惩。 纽伦堡审判的被告共计22名,均为纳粹德国的军政首领。另外包括德国内阁在内的6个组织也被调查和判决,其中3个判决为犯罪组织,另外3个则无罪。 这个问题是战后德国重建的核心。对德国人来说,物质意义上的重建,以及处理与战胜国的关系,都是相对容易的,最难的就是如何面对自己的历史。换一个说法,就是如何面对希特勒与纳粹的价值观,这个民族为何会出现种族主义思想,只有清算了希特勒和纳粹的思想根源,这个民族才能面对明天。 这种反省,是一种深刻的自我反省,最终成为德国人情感的一部分,一个德国人看到纳粹那一套仪式,甚至会感到身体上的不适。 撰文 张丰 两名中国男子因为在德国国会大厦前拍照摆出了纳粹的手势,被 如果按照战争罪来考虑,那个处级干部艾希曼,没有亲手杀过一个犹太人,相反,他还帮过几个犹太人的忙,以色列有什么理由来判他死刑? 因此,对德国来说,战后需要偿还的“债务”,就分为两个部分。作为发动侵略战争的一方,作为战败国,需要承诺以后保证和平,不再发起战争。作为惩罚,盟国最先做的是剥夺德国的“国防权”。所以,德国和日本,最初都不能有自己的正规军队,只能拥有自卫性质的军事力量。在这方面,德国与日本的义务是相同的。 这就是德国对纳粹问题为何如此敏感的原因,最终这些反省通过宪法和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可以说,这种自我反省,是二战后德国的立法基础,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国民教育,已经深入到每一个德国人的灵魂。 如果再做一个调查,德国可能是中国人最尊重的国家之一。因为历史原因,中国人不喜欢日本,因为现实原因,很多中国人也不喜欢美国。但是,德国却是那个强大而与我们没有冲突的国家,不但让我们感到“友好”,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这些理解当然也有道理,但是却仍旧停留在比较肤浅的层次。德国人的科技以及严谨工作态度,当然是值得学习的,但是,就像齐格蒙鲍曼在《现代性与大屠杀》一书中所指出的,这种“工程师”思维和追求高效以及精密的态度,其实恰恰是大屠杀发生的原因。相信二战后的德国人,不会再为这种工程师思维而自豪。 中国作为二战的胜利者,有些人很难理解这种自我反省。中国人要求日本道歉,不排除有些人也是出于一种战胜国的自豪,在大多数中国人观念中,仍然有着“胜者为王”的概念。 如果你留意网络舆论,会发现有相当多的中国人喜欢希特勒,喜欢当时曾所向披靡的德国军队。很多人相信,如今对希特勒评价过低,只是因为他失败了而已。澳大利亚板球主帅莱曼称合同到期后不会续约,这种对强人的崇拜,可能是那两位中国人做出纳粹手势的原因。 纽伦堡审判的一个难题在于,纳粹残害600万犹太人,与德国在战场上打死美英联军,是一回事儿吗?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罪恶,和战争中的杀人,是一回儿事吗?这是汉娜阿伦特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书中所处理的问题。 我们欣赏德国人的工程师思维,欣赏勃兰特道歉,都没有触及到真正的价值观层面。因为在我们自己的历史中,也有值得自我反思的内容,但是似乎有些人并不具备“自我反省”的品质。 二战后,对德国有纽伦堡审判,对日本有东京审判。这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审判,因为德国和日本是挑起战争的一方,是不义的,战犯必须受到惩处。 这种反省,是一种深刻的自我反省,最终成为德国人情感的一部分,一个德国人看到纳粹那一套仪式,甚至会感到身体上的不适。这种自我反省甚至影响到整个欧洲,二战前欧洲普遍存在反犹情绪,只有像德国人一样反省,才能克服纳粹这种人类自我毁灭的倾向。 中国人对“华沙之跪”非常喜欢,其实是用来反衬日本至今没有为南京大屠杀做过让中国人满意的道歉。每当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之后,中国人就喜欢那勃兰特下跪,来批评日本的不知反省。 我们钦佩德国的工程师思维以及德国人严谨的工作态度,“德国造”在中国有着很好的口碑。当我们说“德国车”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比“日本车”更靠谱,质量更好,更结实、更耐用。 德国的不同在于第二部分:如何看待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相当一部分犹太人本身就是德国人或者德语区的奥地利人,如何面对这种种族屠杀行为?对德国来说,这就是一个内部问题,而不是外部问题。不是国与国的问题,而是一个民族的自我反省问题。 另一方面,中国人又喜欢传播一个德国总统下跪道歉的故事。1970年12月7日,西德与波兰签订了华沙条约,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 德国对那些模仿纳粹的行为,持一种绝对零容忍的态度,这也是战后德国人共同的底线,因为认同纳粹的人,在二战后就应该像艾希曼一样,被判为“”,剥夺作为人的资格。 ▲德国政府规定在德国出版原版《我的奋斗》违法,图为2016年出版的加批判性注释版《我的奋斗》 两名中国男子因为在德国国会大厦前拍照摆出了纳粹的手势,被德国警方逮捕。他们缴纳500欧元保证金后获释,但是他们仍然可能面临着刑事指控。这事给我们很好地上了一课。 勃兰特下跪,并不是代表一个战败国向战胜国道歉,也不是德国向波兰道歉。二战后德国的反思,并不是战败国不得不做的姿态,也不是屈服,而是一种深刻反省的结果。 这种反省,是一种深刻的自我反省,最终成为德国人情感的一部分,一个德国人看到纳粹那一套仪式,甚至会感到身体上的不适。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