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乐视体育最新焦 >

消息称乐视体育裁员20% 乐视网暴跌近8%

时间:2019-05-21

  

消息称乐视体育裁员20% 乐视网暴跌近8%

  一方面,乐视体育对外宣布的B轮融资金额是80亿元,估值215亿元。就现状而言,继续从外部融资的门槛已非常之高;同时,由于目前整个乐视集团资金严重短缺,从内部调取大额资金对乐视体育而言也不现实。

  周二午后,沪指在3200点上方维持弱势震荡,成交量持续萎缩。临近尾盘创业板权重股乐视网快速下挫,盘中低见35.01元/股,跌幅达9.9%,接近跌停,收盘时小幅反弹,报收35.80元/股,跌幅7.85%。消息面上,据懒熊体育获得的最新消息,乐视体育内部已决定整体裁员,幅度将达到2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的裁员幅度将达到50%;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已提交辞呈,即将离职;而业务版块也有所调整,确定了接下来以媒体、线下和装备三块为主线,媒体业务为最核心。

  此外,还有资金的来源,汽车行业是长期投资,投资人更看重的是长远利益,而不是短期行为。但乐视采取的通过上市公司融资的方式,恰恰吸引到的都是短期投资者。这意味着乐视需要不断制造题材来吸引投资者,而当乐视一有危机,投资者也可能立马清仓,这也是乐视资金链不稳定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乐视体育也并非没有意识到管理上出现的问题。今年8月中下旬,他们从拥挤的六里屯搬到了开阔的电通创意广场。搬迁仪式上,CEO雷振剑说,搬家意味着乐视体育从野蛮生长式的战略扩张进入为更重视管理效率的精细化运营阶段,“要重新学习如何把运营做到极致,迎来自己的‘二次创业’。”

  在两年多的急速扩张中,这家互联网体育公司聚拢了大量行业人才,网罗大把版权、赛事、合作资源,它有好的一面,可以迅速建立行业地位,但正如贾跃亭在反思的公开信中表示,“战略节奏实现过快”,使得“组织与资金面临极大挑战”。

  张志勇本人也跃跃欲试。在他看来,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代表着新的用户消费场景,他希望到新的环境当中适应学习。

  关于乐视危局,贾跃亭早在月初就在内部信中指出:“我们无法把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虽然各位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役、开辟了一片又一片疆土,但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对不合格的高管要坚决清除出队伍”。

  在今年的对外宣传中,乐视体育手握310项赛事版权。众多版权合同为期数年,未来的付款压力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而据懒熊体育最新了解,乐视体育仍有50%合同款项有待支付。

  由于互联网背景的新兴企业造车,不受传统业务影响,所以可以天马行空,完全围绕用户体验而采用全新的模式。

  这样市场规模的压缩,是传统的车企不愿意主动去推动的。也就是说,对于汽车高管,如果不在互联网企业去造未来的智能汽车,很可能发展受限。

  不过,蔚来汽车一位高管12月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互联网背景的企业造车,可以解决很多传统汽车行业存在的一些根本性问题。”

  资金、技术、人才、用户心理的把握等等,虽然互联企业具有很强的资源整合能力,但与手机行业不同,有着2万多个零部件的汽车产品,没有积累是很难成功。

  在11月30日东莞举办的体育产业论坛LeSports Connects上,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说道:“我们把版权抬到了天价,那么商品就应该符合商业逻辑。我认为不应该有那么多电视台免费播中超,这是对中超商业价值最大的伤害。”

  另一方面,乐视体育还面临许多款项急需交付。乐视体育目前所有业务当中,成本最高的当属版权内容。

  然而最近在重点布局美国市场,乐视投资的初创企业、高端电动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 FF)在内华达州的项目被质疑停产。

  紧接着9月,乐视体育邀请张志勇出任总裁。后者效力李宁公司超过20年,从财务晋升到了行政总裁,一度将这家体育用品公司做到接近100亿元年营收,也出现过战略决策失误而影响公司发展。他拥有的这些管理经验,正是乐视体育所看重的。

  不过,对此,传统车企的高管普遍则持保留态度。“车子本身是非常复杂的,小批量的和大量生产的又不同,造展车容易,但真正上路,则不一样。”

  11月7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乐视集团董事长贾跃亭曾表示乐视将不会裁员,但年底考核会严格采取末位淘汰制,淘汰比例至少在10%左右。他还提到,乐视体育用两年时间成为了绝对的行业老大,调整会相对较小。

  举个例子,传统车企现在说得最多的是卖车不赚钱,售后服务才是主要的利润来源。不过,这个观点在一些互联网背景的车企来看,恰恰是相反的。“售后服务市场高利润,客户的体验会好吗?”上述人士表示。

  “应该说乐视资金链紧张主要受累两个原因:一是汽车行业的投入,大大超过乐视的预期;二是,乐视采用的融资方法,并不适用于汽车行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传统车企高管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或多或少也是乐视体育对过去一味求快的打法的一种反思。用过高溢价争夺大量赛事转播权,对风险缺乏足够合理的控制,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如今的困境,并折射出体育产业过去两年中的不理性。

  互联网背景的车企,更多的对客户体验的重视。只要可以给到用户好的体验,无论是买车还是不买车,最终留下的,必然是用户体验最好的模式。

  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人事变动,但可以看出,乐视体育已经在大幅收缩赛事运营和智能化业务业务。

  原因至少有两个:第一,传统车企大手笔投入互联网汽车,要影响到现有利润;第二,互联网汽车公司基本达成的共识是,未来汽车的运营模式必然是采用分时租赁模式共享的,这也意味着,原来人均买一辆车,共享以后,平均三四个人,甚至更多的人,仅需要一辆车。

  乐视美国超级工厂被称为全球第一座生态汽车超级工厂。该工厂一期项目投资60亿元,年产能为20万辆整车;二期计划于一期投产后两年内开工建设,扩产产能20万辆整车,项目投资60亿元。与园区配套的商务园则主要包括行政办公区、配套设施建设等,投资额为20亿元。

  乐视体育手里还剩下一些筹码。在过去2年中, 尽管并未拥有胜负手式的重大联赛版权,但其对内容如鲨鱼嗜血式的追求,以及硬件软件整合销售的经营方式,还是俘获了不少用户,并且一直试图在推进付费会员体系,尽管在目前的市场上并不容易。相比投入产出比严重失衡的足球等项目,乐视体育的高尔夫、自行车等小众运动频道的情况相对好很多,而且这些频道亦具备相当的行业地位和影响力。

  归属于乐视体育的自行车、电动滑板车和运动相机在现有市场上还没能表现出足够的竞争力。据懒熊体育获悉,尽管电动滑板车和运动相机两款新产品今年11月才刚刚发布,但乐视体育的智能硬件部门将重点优化,裁员比例将达到50%,主管该业务的副总裁李大龙将改任智能硬件研究院的负责人。

  而乐视同时也引发了互联网背景企业造车的集体热情,与乐视一样,包括蔚来汽车、威马、和谐富腾等等,一批新兴汽车企业,几乎无一例外以全新模式“闯入”汽车行业,以“新能源+智能互联+共享”的模式,打造全新的出行方式,希望以苹果、华为颠覆诺基亚的方式,成为未来汽车市场的赢家。

  不过,来自新兴汽车企业的高管,则对记者表示:“我们也不想跟乐视混为一谈。因为乐视的危机只是乐视自己的,并非互联网背景企业造车的逻辑错了。”

  贾跃亭也在公开信中表示,乐视的确面临资金困难,接下来公司将告别扩张烧钱模式,专注现有生态。

  在乐视体育之前,很少有如此大规模快速吸纳体育从业者的公司。它的横空出世,加速了行业内外人才的流动,不仅给高级管理人才,同样给基层从业者,提供了可供施展的空间和平台。

  不过,此后乐视发布通告称,浙江莫干山项目进展顺利,将于年底前开工,天津蓟县项目则在之前已经与地方政府签署了合作意向书,相关工作还需双方进一步商洽。

  懒熊体育在11月初曾报道,乐视体育将不再参与运营明年的国际冠军杯中国赛,同时2016和2017连续两年的WRC中国赛也被取消。乐视体育手头仅剩下重庆女子半程马拉松、Shake Run和女超等影响力较小的赛事。其中,女超是转播信号制作和商业开发,并不涉及赛事运营。Shake Run因短期盈利能力差,又缺少相匹配的运动人群,并不被看好。

  如果他在这次调整后选择离开,或许将成为这家公司供职时间最短的高管——不足三个月。在他之前,包括香港公司CEO程益中、赛事运营副总裁邱志伟、生态商业副总裁沈威在内的乐视体育其他已离职高管,供职大多不足一年。

  “虽然传统汽车也在做互联网汽车,但大多数都是投入十几亿,而这样的规模,很难做大。”上述人士认为,主要的原因在于传统车企业,很难会为了尚且遥远的梦想,去搅动现有的既得利益。

  比如一辆车的动力性能可以达到跑车的速度,但也许轮胎承受不了,而这些要最终集成整合形成综合能力,不仅需要资源更需要时间,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互联网背景的汽车企业,大都雷声大雨点小,虽然不乏推出展车的,但还没有推出过量产车。

  “对于汽车企业而言,一辆量产车和一辆展台上的概念车,所需的流程费用是完全不同的。”上述高管认为。

  “愿景很美好,但造车并非那么容易的事,不管贾跃亭能否渡过目前的危机,至少乐视给了进入汽车行业的 野蛮人 一个警示。”乐视停产风波发生后,从传统汽车企业高管口里得到的答案几乎一致,乐视面临的问题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峻。

  “乐视并非不可能成功,如果能够渡过资金链危机,仍然有成功的可能,现在妄下判断还为时过早。”多位接受采访的传统车企高管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在体育产业论坛LeSports Connects上同样表示,“我们的确困难,但死不了。因为我们是刚需,不论大众体育还是职业体育都需要平台。在刚需面前,困难只要过去,就会发展得更好。”马国力正是乐视体育大举招揽人才中的一位,他在今年2月离开盈方中国董事长的职位加入乐视,目前并未负责具体业务。

  伴随着高管离职——总编辑敖铭自今年5月11日正式加盟,到计划离职之日,在乐视体育效力只有7个月——乐视体育还将对对组织架构做出重大调整:联席总裁刘建宏继续主管媒体部门,彩票业务亦归此之下,同时负责公司外部的协同;首席运营官于航将协助CEO雷振剑进行对内管理,协调公司人力、财务和采购部门;副董事长马国力继续扮演“顾问”的角色。

  贾跃亭并非不知道造车的投入,前期有一定的准备。实际上,就在去年9月份丁磊加盟乐视之时,接近乐视的人士曾向记者透露,丁磊之所以选择乐视,很重要的原因是,与传统车企相比,他们野心大、投入多、负担轻,这些都是传统车企做互联网汽车所不具备的。

  互联网汽车也是汽车,造车需要平台,仅一个平台的打造,没有上百亿元就不可能完成。并且,造车投入大而且时间长,如观致汽车,七年时间投入超过150亿元。而互联网造车同样如此,实际上,虽然计划高调,但互联网背景的企业,真正拿出车的并不多。今年10月份,原计划由贾跃亭亲自驾驶LeSee参加乐视旧金山发布会,但该车最终没有出现,而是在洛杉矶运往旧金山的路上出了“车祸”。

  原乐视体育赛事中心总经理刘世杰已于8月22日加盟东方园林——原NBA中国副总裁、乐视体育副总裁邱志伟在此担任产业集团联席总裁、体育总裁。

  在9月出任乐视体育总裁时,张志勇曾对懒熊体育表示,不会放弃自己创立的互联网运动装备品牌必迈。而在进入乐视体育之后,张志勇仅在9月12日官宣加盟时公开亮相过,其余时间并未公开现身。在公司内部,他也始终未得到过与“总裁”头衔相匹配的职权,这次调整后仅仅分管此前并未被明确的装备部门。

  11月7日,乐视集团董事长贾跃亭曾表示乐视将不会裁员,但年底考核会严格采取末位淘汰制,淘汰比例至少在10%左右。他还提到,乐视体育用两年时间成为了绝对的行业老大,调整会相对较小。

  一个细节是,2016赛季,乐视体育不止一次在中超直播过程中断电。当时导致这一故障出现的原因是其小武基制作中心未配有备用电源。

  据乐视体育内部人士向懒熊体育确认,目前乐视体育总人数在1000人规模,这意味着将有200人面临被裁。

  不过,这次一系列的调整最值得关注的地方在于,乐视体育在战略上正式将重心聚焦到媒体内容业务。

  “每一家创业公司都会经历一些难关,但我相信每一个难关都是一个转机,都会是下一次爆发来临前的蓄力。乐视体育会正视问题,并探索出解决方案,希望乐视体育能给行业做出一个好的案例。”在LeSports Connects论坛上,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这番话十分诚恳,但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更加急迫。

  此前,正是凭借着媒体内容、赛事运营、智能硬件和互联网应用四大业务模块,乐视体育对外勾画出自己是一家体育产业公司——而非仅仅是体育媒体的故事,得以“蒙眼狂奔”,快速招揽行业人才,并完成高额融资。

  在近两年几乎所有赛事版权的竞标中,乐视体育都愿意出高价甚至是天价来参与争夺。在香港地区,其买下的英超版权接近4亿美元——几乎比过去翻了一番,NBA版权更是数倍于此前的价格。在中国大陆,他们与ATP签下的5年新媒体转播合同每年需支付2000万美元,而此前价格不超过每年200万美元。当然还包括了作价2年27亿元买下的中超新媒体版权。

  在11月初贾跃亭连续发声之后,先是宣布乐视汽车获得6亿美金投资,另一边,乐视在美国的法拉第未来的汽车工厂已经暂停建造,乐视的部分电视进行涨价,乐视视频的组织架构进行了大幅调整。

  据懒熊体育获得的最新消息,乐视体育内部已决定整体裁员,幅度将达到2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的裁员幅度将达到50%;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已提交辞呈,即将离职;而业务版块也有所调整,确定了接下来以媒体、线下和装备三块为主线,媒体业务为最核心。

  一位乐视体育离职员工对懒熊体育透露,曾经某一频道认为版权部门买回一项在国内举办的国际赛事版权价格太贵,拒绝播出,最终两个部门被公司各打五十大板,做出象征性的经济处罚。

  此前,有媒体报道乐视在中国的情况更不乐观。浙江德清计划投资200亿元超级汽车工厂园区内无开工迹象;天津蓟县计划投资400亿元生态城,招商局官员称双方并未正式签约。

  但这次联手并不顺利。一位接近张志勇的消息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加盟乐视体育后,张志勇发现可供自己施展的空间并不大。过去2年多乐视体育依赖快速聚集资源和战略扩张形成规模效应,疏于管理上的精耕细作。等意识到公司需要精细化运营时,现有的资源最终成了经营治理的掣肘。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张志勇很难切入管理,心有余力不足。

  “相对于互联网背景的车企造车, 车+互联网 的模式,更加切实可行高效率。”上述人士认为,而从目前的形势看,传统车企的转型产品,将集中在三四年间爆发。这也意味着,对于这些新兴企业而言,如果不能迅速将产品推向市场并取得突破,三四年的窗口期过去后,面临的挑战更大。

  “我相信这些新兴企业中不乏会有成功的,但传统车企也在转型。”上汽集团的一位管理层人士称。实际上,在汽车行业,一场从大众、通用等国际巨头,到以上汽、一汽、广汽等自主品牌参与其中的传统车企集中大转型正在进行,而传统车企牵手互联网车企,打造更好客户体验的模式,也在如火如荼展开。

  懒熊体育在11月8日曾报道,乐视体育因拖欠版权费用被ATP停止上海大师赛转播信号的传送。乐视体育随后紧急补救,调用资金支付挽回合作,并实现对ATP年终总决赛的视频直播。

  乐视是互联网背景造车的标杆,高调进入汽车行业,声称“互联网+汽车”将成为传统汽车行业的颠覆者。并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挖走大量汽车业内“大佬”,包括上汽集团前副总裁丁磊、张海亮等。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