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2017丹东中考体 >

世说新相·潮人榜80后摇滚乐手的谋生经:工作就

时间:2019-05-26

  

世说新相·潮人榜80后摇滚乐手的谋生经:工作就是玩音乐

  乐曲“dry way”(焦干的路)记录着他们离开音乐的几年里“焦干”的心理状态。那年夏天,刘璨和队友们从长沙出发,前往台湾去观看他们最喜欢的摇滚乐队的演出。在香港乘飞机时,遇到了台风,因此在机场滞留了8个小时。“一路历经艰辛”,刘璨说,但是赶到现场观看时,本以为会很开心,结果大家迟迟进入不了状态。没有音乐的滋润,队员们感到“焦干”。回来后,他创作出了“dry way”这首歌曲。

  电吉他的效果器对于摇滚乐手来说,至关重要。音效的类型分为失真、调制、空间、频率、音响模拟等。每个音乐爱好者喜欢的音效类型都不一样,需求也不尽相同。刘璨在研发相关产品时,会充分了解客户的需求,让顾客挑选到自己需要的产品。

  此外,为了给客户提供更好的音乐设备,刘璨也会不断提升自己的乐器弹奏水平。2015年,刘璨代表所在的公司前往上海参加乐展,现场给观众展示自己公司的产品。“当时我被刺激到了。”刘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些逛展的客户在现场拿起吉他演奏,有着各式各样的弹法。而很多弹法都是刘璨并未掌握的。

  这首摇滚乐《南堤一梦》是刘璨所在的乐队——精神糖果的原创作品。大学时,因为喜欢摇滚乐,刘璨与他的三位大学同学共同组建了这支乐队,他是里面的主唱/吉他。然而,2007年大学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为了谋生,从事着不同的职业,音乐梦暂时搁浅。直到2012年,乐队四个人又重新聚到了一起,决定将“精神糖果”这支乐队延续下去。

  “很多客户都是演奏型乐手,要满足这类客户,首先要了解他们的音乐语言。”为了走近用户,研制出更多的满足各类用户需求的产品,已经弹了20年吉他的刘璨,仍然在学习不同的演奏技巧。

  “他们太疯狂/时间轻挑/围合一张奇异的网/快/快进入冥想/石沉入大海/燃烧的冰块/冰块……”

  大学毕业后,乐队成员都各自走上工作岗位,摸爬打滚,承担着生活的压力。队员们生活状态发生了变化,音乐口味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刘璨告诉记者,几天前,他给乐队的吉他手分享了Jack White的一首歌曲,结果对方并不喜欢,听了两秒就关掉了。“很正常,有时与听歌者的个人状态有关,可能他那时需要安静,你给他分享一首躁动的歌曲,他肯定不喜欢。”

  对刘璨来说,摇滚乐的创作,最大的磨合并不是队员间的相处,而是中西方的磨合:如何把西方的旋律与中国的歌词更好地结合。

  连接、调试好乐器、音响设备,检查完各项参数,一切准备就绪。灯光摇摆,人头攒动,呼喊声此起披伏。舞台上的刘璨拨弄起了吉他,与他的乐队一起,开始了演奏。

  把兴趣变成饭碗,是很多人孜孜以求的梦想。长沙80后摇滚乐手刘璨就实现了这个梦想。本科就读园林设计专业,毕业后从事了8年园林设计工作,但由于爱好摇滚乐,他于三年前,转行做了音乐工程师,负责对电吉他效果器进行声音测试、功能测试。如今,从中学时期就开始玩音乐的他,既是音乐工程师,又是音乐人,“在玩音乐的同时,也是在工作。”

  摇滚乐来自西方。中国话讲究字正腔圆,而英语有连读、吞音、转音。刘璨在作词时,都会考虑这种中西差异。“这也是我一直努力想攻克的难题。”刘璨说。

  刘璨一方面进行音乐创作与表演,另一方面,他就职于长沙幻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电吉他效果器的测试工程师,这样,他与顾客之间的磨合也必不可少。

  南堤是乐队当年在学校时的排练场所,位于他们的母校——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后面的村庄。南堤的名字其实也是乐队起的。当年,乐队在那儿租了一间10多平米的房子,用来排练。房租只要50块钱一个月。刘璨和他的乐队在那里排练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出东西很快,排练时间也很充裕。后来大家都上班了,生活各种变化,创作和交流变得困难起来。”刘璨说,在这样背景下,乐队重新聚到一起后,创作出了《南堤一梦》。

  在刘璨看来,摇滚乐在形式上振聋发聩,在内容上,其表达的是内心世界,而且极其隐晦。

  喜欢音乐,工作就是与音乐、音乐设备打交道,身边都是一群爱好音乐的人,工作中还能学到音乐的相关知识,刘璨成功将自己的兴趣变成了谋生的饭碗。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工作时,他总会自豪地说,“我的爱好是音乐,我的工作就是玩音乐。”

  乐队停滞了四年,再相聚,已物是人非。这些年生活所带来的差异,猝不及防。《南堤一梦》就记录了这样一段心境。

  乐队成员的音乐口味在变化。为了缓解这一难题,刘璨尽可能让自己的音乐品位变得更为包容。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