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2017丹东中考体 >

六朝小说研究的新收获

时间:2019-05-25

  宁稼雨教授花了很大的精力来讨论小说的观念、小说的源流和小说的文体。他不是以平面的视点来看待诸子、史传、神话、诗赋等文体与小说形成的渊源关系,而是从动态的角度,从诸子、史传等文体自身演变走向轨迹的契合中寻找六朝小说乃至于中国古代小说的形式渊源,提出了一些很有启发性的命题。例如,宁稼雨教授明确提出:“《世说新语》是志人小说观念成熟的标志。”并具体地给出了判定志人小说的标准:“志人小说与杂家著作相比,多具故事性;与杂史相比,多具传说性;而与志怪、传奇相比,则多具真实、平实性。”“《世说新语》中以单篇丛残小语的故事为基础,按内容分类的体例,就是志人小说观念外在形态的集中表现。它不仅是志人小说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以记录知识分子事迹为主的志人小说区别于其他文学形式的显著标志。”从一定意义上说,《世说新语》是可以作为一种小说文体来看待的,或者说它是六朝小说一类体式的代表,宁稼雨教授因此而提出“世说体”的概念也就顺理成章了。

  宁稼雨教授致力于六朝小说研究多年,最近,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传神阿堵,游心太玄——六朝小说的文体与文化研究》一书,这部著作虽然是以前研究论文的结集,阅读后仍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作者对六朝小说的研究不仅有新意,有深度,而且自成体系。

  至于专著中的《〈世说新语〉看玄学“有无”之辨与士人名教自然之择》、《〈世说新语〉中的士族婚姻观念》、《〈世说新语〉中的“服妖”现象》、《从〈世说新语〉看围棋的文化内涵变异》《〈世说新语〉中樗蒲活动的文化精神》等文,或是对以前人们研究过的课题提出新的见解,或是对以前人们较为忽视的一些课题进行研究,都反映出作者敏锐的学术眼光和强烈的创新意识,而这正是一个研究者最重要也最宝贵的品格。

  宁稼雨教授的这部专著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为“传神阿堵:六朝小说的文体研究”,下编是“游心太玄:《世说新语》中的士人文化精神”。两编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总之,宁稼雨教授的这部专著是六朝小说研究的新收获,也是一部凝聚了著者多年研究心得的力作,值得大家关注。

  专著下篇着重探讨《世说新语》为代表的六朝小说所蕴涵的魏晋士人文化精神,也有许多创获,在原有研究基础上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例如,关于魏晋士人服药问题,以前的研究大都把求长生的社会风气作为士人服药的主要原因之一,专著中的《从〈世说新语〉看服药的士族精神》一文进一步探讨了这一问题,宁稼雨教授认为,魏晋士人服药的深层原因是当时由士族文人倡导并盛行的士族道教观念中的“地仙”观念的具体表现,将这一问题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再如,关于魏晋士人与宗教的关系问题,以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魏晋时期统治者的佞佛态度、佛学各流派人物和学说、佛学与玄学的合流对士人的影响等方面,专著中的《从〈世说新语〉看士族佛学的学术精神》、《从〈世说新语〉看维摩在家居士观念》等文则对佛学与玄学的差异及其相互关系、门阀士族利用佛教《维摩诘经》为自己的腐朽享乐生活张目等进行更为细致的研究,同样能够给人以启发。

  应该承认,专著对小说渊源的细心探讨,以及对《世说新语》的文体特征的揭示,不仅具有学术价值,而且体现了作者的学术勇气和科学精神。由于小说观念古今揆隔,以致关于中国小说起源,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宁稼雨教授曾下大力编撰过《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对中国小说有颇为全面的了解和相当深入的研究,因此他的一些见解绝非随感式和印象式的,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晶。宁稼雨教授认为:“与西方小说明显不同的是,中国小说自身分为两个系统,即白话小说和文言小说。它们虽然同属一种文体,然而其各自的产生过程、社会属性和艺术观念与特征,以及各自的历史命运等,都有着显著的区别。”他认为六朝小说属于文言小说系统。这些意见颇有见地。

  当然,《世说新语》所反映的魏晋士人的文化精神是多层次方面的,宁教授的研究并没有也不可能穷尽《世说新语》的文化内涵。同时,六朝小说也不仅仅是以《世说新语》为代表的志人小说,还包括其他形式的小说,它们也同样能够反映六朝士人的文化精神的某一方面,而专著对其他小说形态的关注显然是不够的。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