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上百家乐网站 > 2017丹东中考体 >

战术板-拜仁四前锋冲垮多特后防 科瓦奇强攻战术

时间:2019-05-16

  

战术板-拜仁四前锋冲垮多特后防 科瓦奇强攻战术教法夫尔做人

  令人遗憾的是,法夫尔的三中卫思路不但没能提升多特防线的抗击打能力,反而进一步削弱了本就弱势的边路进攻。迪亚洛在开场后不久依靠出色的补位化解了莱万多夫斯基的单刀机会,但在随后的比赛中,法国人与扎加杜之间的呼应出现了问题,其持球进攻能力不足的弱点也被拜仁利用,这直接导致了前两粒丢球的出现。

  左路二人组无法承担推进任务,扎加杜在按照维特塞尔的指示进行横向转移时出现致命失误。

  不同于高度重视锋线力量建设的科瓦奇,法夫尔选择减少一名前锋去加固中场,他的433无锋阵建构在一个摇摆的三中卫链条之上,以牺牲进攻兵力为代价来提升防守的密度。格雷罗、阿奇拉夫和施梅尔策的受伤导致强侧(左路)坍塌,法夫尔没有如媒体猜测的那样用拉森客串左闸,而是安排边中皆宜的多面手迪亚洛左倾戍边,年轻的扎加杜出现在中卫位置,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三中卫防线并没有起到加强防守的效果,扎加杜的防区沦为一片焦土。

  “这场比赛里,犯错更少的球队会取得比赛胜利,我们必须要做好防守。”事实证明,科瓦奇在赛前接受采访时释放了烟幕弹。托马斯-穆勒取代戈雷茨卡和哈梅斯-罗德里格斯,拜仁此役的首发阵容中有四名前锋,科瓦奇的策略就是用前锋群引领高位压迫,用疾风暴雨般的进攻摧毁对手并不稳固的防线。

  达胡德在开场后不久错失破门良机,随着右路防守压力的增大,德国人在进攻中的存在感逐渐消失。

  桑乔就是这种单核传跑模式的受益人之一,这位在曼城得不到机会的球员来到德甲后依然很难在边路发动强攻,他的优势是传球技术过硬,能够在有球和无球之间快速切换,带动局部配合后可以直接进入禁区完成射门,这种特点决定了他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边锋,而是一名以边路为起点的影锋。

  较之由格策和帕科轮流担任箭头的4231体系,法夫尔此役排出433阵型重心过于靠后,没有前锋在阵型顶端制造纵深,罗伊斯和桑乔很容易陷入重围,三后腰中唯一具备进攻能力的达胡德防守压力太大,左边锋拉森基本不具备前锋的思路和技术。前场兵力不足的问题如此突出,多特蒙德根本无法在中路“攥紧拳头”来进行传切和压迫。

  腾讯体育讯开场后不久就取得了梦幻开局,半场结束前便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领先优势,万众瞩目的德甲国家德比再度成为了南部之星的独角戏。在这场比拼进攻效率的争冠六分战中,两位主帅对如何平衡中场和锋线力量的问题有着不同的理解,这种差异直接决定了比赛的走势。科瓦奇在排兵布阵时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胆识和魄力,其搭建的四前锋体系完美演绎了攻势足球之美,受伤病掣肘的法夫尔在用兵方面相对保守,黄黑军团陷入了攻守失据的尴尬境地。

  基米希与格纳布里的传跑连线,拜仁如今的右路进攻方式与罗贝里时代已经有了明显的差异。

  由于中锋的特点和类型不同,边锋的打法也存在着差异,科瓦奇和法夫尔的进攻思路有着明显的区别。拜仁在科瓦奇任内加速年轻化进程,但球队注重边路进攻的传统并没有改变,科曼&阿拉巴的强侧组合延续着罗贝里时代注重边路叠瓦式进攻的传统,科瓦奇为德甲巨人带来的新意主要体现了右翼。

  格纳布里能够持球突破但更擅长无球冲击,他在进攻中会更多地深入禁区配合莱万抢点,将右路的进攻通道让给需要大量球权的基米希,两名球员在快攻中会进行纵向传跑配合,这与当年的罗本(穆勒)&拉姆的球路是截然不同的。

  在首回合德国国家德比中,拜仁对多特蒙德的高位逼抢很不适应,而在欧冠与阿贾克斯和利物浦完成过招后,南部之星已经能够很好地应付这种压力。法夫尔在上半场中段调整了比赛策略,多特蒙德的卫线一度压过半场实施逼抢,但他们没有获得多少高位断球后打快攻的机会。蒂亚戈的在中卫身前的接应和分边十分到位,拜仁通过边路通道源源不断地制造进攻机会。

  多特蒙德没有强力中锋,拜仁式的两翼齐飞结合传中的打法并不适合他们。同两位前任博斯和施特格尔相比,法夫尔最大的幸运就是他拥有一个健康的罗伊斯,小火箭本赛季的角色是前场自由人,由其引导的传跑连线有很多变化。

  从海因克斯时代后期开始,拜仁在强强对话中多次使用“文官中场”组合,即由三名技术型中场主导控球和进攻。科瓦奇尚未展现出细化进攻的能力,用堆积前锋的方式维持进攻火力可谓是权宜之计,得益于哈维-马丁内斯和蒂亚戈的出色状态,这套攻防割裂感十足的4231/424阵型取得了很好的平衡感,对场地的宽度和纵深利用也很到位。事实证明,拜仁在面对多特蒙德时倾力进攻的策略是正确的,法夫尔临时拼凑起来的防线无法应付这种压力,客队的重心被压制在后场时缺乏足够多的解锁办法,拜仁不用过于担心防线压上后被打反击的问题,冒险强攻的预期收益要远远大于可能存在的风险。

  没有高中锋接应高球、简化推进,三名前锋的绝对速度和冲击力都不突出,多特蒙德没法依靠后场的长传来利用拜仁防线身后的空当,只能硬着头皮尝试地面推进。失去了格雷罗&阿奇拉夫的左路通道之后,罗伊斯和桑乔必须更多回撤支援中场,达胡德因协防右闸而位置靠后的达胡德,在攻守转换阶段的作用被削弱。多特蒙德在反击时很难第一时间将战火烧向前场,进攻效率和威胁性自然是无从谈起。

  开场后,多特蒙德没有采取高强度的前场逼抢,而是试图以囤兵中场的策略切断蒂亚戈与前场队友之间的联系。出乎法夫尔意料的是,拜仁没有拘泥于传控和渗透,他们组织进攻的方式是投入大量兵力进行前场逼抢,以期获得就地打快攻的机会。前腰托马斯-穆勒的有球能力比较一般,但他却是贯彻“用压迫式反抢取代10号组织者”思路的关键棋子,拜仁在无球阶段依靠四名前锋作为火车头引领高位逼抢,多特蒙德的大部队被压制在后场很难快速向前展开。

  同瓜迪奥拉时代的非对称进攻模式相比,拜仁现阶段的强弱侧分工更为明确,参与禁区抢点的兵力更多。法夫尔用中卫出身的迪亚洛司职左闸,一方面是由于格纳布里不会过多地在边路持球单打,中后卫在这里不需要频繁应付一对一的局面,另一方面就是多特需要身材高大的左后卫随时内收到中路,形成三中卫站位来填塞禁区,迪亚洛和拜仁新援卢卡斯一样都是具备“三个半”能力的中卫。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网上百家乐网站